天坑里的秘密 第十三章 艺疤子

小说:天坑里的秘密 作者:胡思域 更新时间:2020-04-18 03:25:51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爷爷猛一刀砍向我脑袋,我心中大惊,爷爷是不是刚去后山撞到了鬼?他怎么说翻脸就翻脸。

  眼见无法躲避,我伸出右手直接抓向砍来的砍柴刀,威猛无比的刀势被我一把死死抓住,我手头加了一把劲,硬生生的捏弯了爷爷砍向我的砍柴刀,爷爷见没砍着我头,用劲夺了几下刀,砍柴刀被我捏在手中,他竟然没有拽动分毫,爷爷有些不服气,接着一脚踢向我的胸部,我随变一跃有好几丈高,轻轻松松就躲过了他飞来的这一脚。

  爷爷哈哈大笑!

  “思域你果然是天赋惊人,别看你小,就目前你的本事要行走江湖,只怕一般三脚猫的功夫已经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原来爷爷是在试探我的功底。

 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爷爷可是我最亲的人,我不能让任何东西伤害于他,就算真撞了鬼,我也要把鬼揪出来跺它几脚。

  自从爷爷昨晚把夺命锁放回我肩胛处后,我已变得强大起来,不光是变得力大无穷,还身轻如燕。

  “走走,我们进坟去。”爷爷招呼我一起走进墓里。

  进坟后,爷爷从墓室墙边拿出来他以前总是随身而带的袋子,他把袋子交到我手中,意味深长地对我说:“思域,这袋子里的东西是我一生的财富,以后全部都交给你了。”

  接着他从腋窝处拿出来一个活生生的白色老鼠递在我手中,他让我也把老鼠放进腋窝,我依言而行,那只老鼠一下就消失了。

  爷爷说这是巫教异法“地老鼠”,这老鼠在心里,想用的时候能直接从腋窝里拿出来,我现在将它传授给你。

  接下来爷爷又教给了我一套口诀和手诀,他说这个不同于五雷掌,一次传授就行,只需要用意念就可驾驭,我不太相信,按照爷爷的说法,心中想着腋窝里有个老鼠,我用手去接着,没想到刚才那只白鼠真的从我腋窝里嗖的一声窜了出来,我大惊失色,从此对爷爷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。

  爷爷交代完这些,然后盘坐在石床上,开始给我讲解了很多玄冥学说,重点说到易,易为华夏群经之首,是传统思想文化中自然哲学与人文实践的理论根源。易经从古到今能参透者微乎其微,正是因为它的深奥,所以民间又称其为无字天书。

  易经分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和《周易》,《连山》和《归藏》在汉代已经失传,易分三脉,脉分派,派分系,系分教,教分支,支分坛,千支万坛出自易。

  “思域,你知道吗?我其实也没上过学,原本我对文字方面是一窍不通。”爷爷自豪地对我说。

  我看着爷爷,继续用心听他讲解,爷爷说他出生于清朝乾隆年间,以前他是王家地主的一个长工,有次下雨救了一个要饭和尚,和尚为了感激爷爷的相救之恩,给了他一本书,让他用火烧了留着剩下的灰烬,每天晚上点准时用水冲服,连续天喝完这本书,就能上通天文下知地理。

  刚开始爷爷也是半信半疑,不过最终还是按照和尚的说法做了,天以后他不仅能认识各种文字,无形之中还学会了很多法术。

  后来他自己也一直猜测,估计他当初喝下去的就是一本易经,他对易经并不是全懂,所以他觉得很有可能当初喝下去的只是易经中的单独一部。

  自从喝下这本书后,卦在他脑中运用自如,他发现《连山》和《归藏》并没失传,只是化解成零零散散而融入了《周易》,《连山》以艮为根,艮为山,《归藏》以坤为根,坤为地,《周易》以乾为根,乾为天,通过我的钻研,我发现艮坤都属于天,同为《易经》,如今各地虽然千支万坛,但始终不离一脉。

  爷爷所习的卦是以地为主,所以爷爷认为喝下去的必是《归藏》无疑,坤为地,地有意识的潜在,有的时候只要在脑海中运用卦,就很容易把意识操纵。

  爷爷说在清朝嘉庆年闹饥荒,他饿了摘过别人一个南瓜烧着吃,被主人家发现打了他一顿,回家后他躺在床上,心里很不好受,脑袋中想着那一地的南瓜都要死掉,没想到第二天地主的地里所有南瓜真死光了,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潜心修炼,不再乱用意念,而是一心向善,心中再无任何半点邪念。

  “爷爷,我想问您一个问题,您知不知道我爸爸的族谱到底有什么用途?还有您有没有听说过什么九火铜菩萨?”

  我见爷爷说把他自己说的这么厉害,陡然想起他们在寻找我爸爸的族谱,及周老师口中的九火铜菩萨,这两样东西一直让我困惑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九火铜菩萨这个秘密?”

  爷爷没有回答爸爸族谱的事,反问了我问得其中一个问题。

  “传说青石有一尊九火铜菩萨,是明朝刘伯温斩尽龙脉时留下来的一个藏宝图,他多年前设计了藏宝位置,预测年后会让后人藏进去一批宝藏,为的是用来维持地脉的稳定,四巫河石青,藏有万万金就是这个由来,具体情况我也并不清楚,全是一些民间传言。”

  爷爷没再提九火铜菩萨的事。

  我也不好再追问。

  他又继续讲起了他的故事。

  让爷爷喝书的和尚曾一再交代过爷爷,让他不要靠近戴蛇型戒指的人,田清权手中戴着一个蛇型的玉指,所以那天爷爷没敢冒然出手救我妈妈,还给他说一旦他有想吐出这书的时候,就是他的离世之日。

  我云里雾里的听着,也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  真不可思议,乾隆年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年,也就是说我眼前这个端公爷爷已有多岁,难怪当初我想认他为爷爷时,他犹豫不决,按正常辈分,他应该比我爷爷的爷爷还要老很多辈。还有一点很可笑,一个端公的师傅,竟然会是一个和尚。

  爷爷接着说,他可能时日不多了,自从昨天拉出来那把锁后,就一直想吐出肚子里的书。

  我爬到爷爷身边,用手堵住他的嘴说:“我不许您把书吐出来。”

  爷爷苦笑了一下:“思域啊,凡事自有定数,命里要你三更死,不会留你到五更,我把书吐出来,你就吃了它吧。”

  “不,不,我不要你死,爷爷。”我拼命地摇头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  “思域,我知道你舍不得我,人有自然规律,就像种地一样,一茬接着一茬,只有老苗收割了,才会育出更有作为的新苗,等我闭眼后,你出去时记着一定要拉开石门后的小石栓。”

  说到这里爷爷开始剧烈的咳嗽,咳了好久,爷爷开始全身发抖,我看他难受,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疼。

  爷爷抖着抖着,突然肚子鼓了起来,鼓得就像一个很大的气球,接着肚子又瘪了下去,他又不停的摇头,猛的从嘴里摇出来一块黄痰吐在手中。

  “思域快,快张口吃了它。”

  爷爷把带黄痰的手伸到我的嘴边,我没有犹豫,张口就把黄痰喝了进去,我只觉一阵芳香,那口痰进入我的嘴中,片刻滑入腹中。

  在云贵川很多地方,有一种远古传承,不管学什么手艺,在师傅断气时,能守在师傅身边吃到师傅最后一口痰,就会得到了师傅的所有真传,这口痰就是传说中的“艺疤子”。

  做完这些,爷爷怦然倒在石床上,我用手去摸爷爷的嘴,他已停止呼吸,我嚎啕大哭!

  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了我,留下了我孤独的活在人世间,我越想越伤心,泪水一直在不停地流。

  我用脸去蹭爷爷的脸,他已没有任何反应,他脸上的胡茬子都已枯萎,我伤心欲绝,哭了整整一个下午,天又快黑了,我只好按照爷爷的吩咐行事,一步一回头的从古墓中朝出走,我拿着起爷爷随身而带的袋子,走到墓口扣动了一个小小的石拴。只听轰隆一声,整个碑坟瞬间陷入地下,后面的塌方立即掩埋了这个墓地。

  我依依不舍,坐在墓地旁久久不肯离开,直到天色渐晚,我才拖着爷爷留给我的袋子,步履瞒珊地朝山下走去。

  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,绕过龙王包,我从山上又看到了学校,学校旁的天坑在最低处,远远望去,有点像一只没有眼珠子的牛眼,残阳如血。

  爷爷的袋子真重,背着很吃力,我很担心背下山去被田清权他们给我抢去,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先把袋子埋在山上。

  我从袋子里找出寒光闪闪的三角尖刀,准备在山上挖一个坑,刀很是锋利,切在石头上就像切在豆腐上,只是刀太小,挖起来很慢,挖着挖着,突然想起腋窝里的老鼠。

  我用手在腋窝下面接着,一只纯白色的老鼠瞪着小眼珠子就蹦了出来,它明白我的心思,直接用双腿去挖坑,我把手继续放在腋窝旁,没想到又出来一只,我童心大发,把手放在腋窝下不动,有老鼠不停的从我腋窝里出来,好几百只,只用几分钟时间就挖出来了一个大坑。

  “够啦!”我自言自语地说。

  接着张开腋窝对老鼠们说:“回去吧!”

  好几百只老鼠,有条有序的消失在我腋窝里面,我感觉腋窝一阵痒痒,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

  我只拿了三角尖刀贴身揣着,把袋子里所有东西连同袋子一起埋在坑里,再找来树枝插着做了记号,弄好这些才朝山下走去,我边走边笑,不知不觉笑出声来,这群老鼠让我暂时忘记了所有的悲伤!

  很快来到学校门口。

  学校大门从里面栓着,敲门半天没有人开,我在路边找来一块石头砰砰去砸,听到响声,向老师很快走了出来,她开门见到是我,忙想关门,我对着门使劲一推,直推得她像一只翻个的王,四仰叉地倒在地上。

  <b>

  </b>

  &bp;

  &bp;&bp;&bp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坑里的秘密,天坑里的秘密最新章节,天坑里的秘密 新爱看书吧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