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坑里的秘密 第十九章 二探田府

小说:天坑里的秘密 作者:胡思域 更新时间:2020-04-19 09:41:18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没跑多远我就后悔了,刚出来应该把那把三角尖刀带上,算了!没拿就没拿,我犹豫片刻又朝田家大院跑去。

  很快来到田家大院,我要进去先找田蓉,她才是罪魁祸首,是她给我送的鸡蛋,想到这里,我恨得两牙痒痒。

  我本想从刚搬鸡出来的地方进去,来回转了两圈,找不到入口,没办法,还是只有从前院翻墙而进,我用手撑地借力弹起,几米多高的院墙我轻轻跃过,无声无息地落在院子中央。

  田家大院的间土房一字排开,有一间屋子还有亮光,我顺着亮光走去,这屋正是田清权的卧室。

  田麻子早已回到了他自己的卧室,正四仰叉躺在床上呼哧呼哧打着呼噜,他睡觉不灭灯,烛台上点着一只白色的蜡烛。

  这可是我报仇的最佳时机,我暗中高兴,心里盘算着该怎么下手,走到床前,我运气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送到手上,然后五指成抓,我要抓破田麻子的喉咙,让他惨死在我的手下。

  刚一伸手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拦了下来,田麻子中指上那枚蛇型玉戒指形成了保护圈,笼罩着他整个身体,我试着用力朝里挤,也是无济于事。

  仇人就在面前,我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这卧室真大,房间里的东西全是黑白相配,金丝楠木家具一应俱全,墙上挂着各种名贵字画,他床头柜上有个三节手电筒,这手电筒上次我去天坑找我妈时用过,我拿着转身向田麻子砸去,只听咔嚓一声脆响,田麻子周围的保护层破了,只见田麻子像发羊癫疯一样口吐白沫,四肢乱蹬,这个情景和田麻子在我家拿走爸爸那页族谱时的情景一模一样。

  正要朝他头上继续砸去。

  手电砸在半空我又停了下来。

  只见有个小人嗖的一声从田麻子的戒指中跳了出来,他落在床上,我眼见他慢慢变大,接着小人跳下床,他还在不停地长,没多大一会儿时间,就和我长的差不多大。

  这个怪物我见过一次了,上次田麻子从我家抢走爸爸的族谱时,我就见过他,不过那时他像一个球人,除了五官精致,身材畸形地让人反感,再一看他我惊呆了,这个男子太美了,他全身比例均匀,四肢头脖是一个标准男子的身段,五官十分好看,就像雕刻大师雕琢出来的一样,整个给人一种清新俊逸,超凡脱俗之感,他的眼神非常迷人,就连我也忍不住想多看他几眼。

  “住手!你不能杀他。”

  从田麻子戒指里面跳出来的人抓住了我手中的手电筒。

  “你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?为何拦着我杀他?”

  他力大无穷,抓住我手电筒的手就像机床上的钢钳一样,我运足力道连拽了两下,竟然是纹丝不动,我只好大声问他,想在气势上压压他。

  田麻子的戒指果然大有门道,难怪爷爷也不敢去惹它。

  “我叫敖宝,我不会伤害你的,你不用害怕。”他看穿了我的心虚,开门见山地打消了我的顾虑。

  “田麻子也是我的仇人,但是目前我还不能杀他,我想请你也不要伤害他,我的灵魂寄生在他的戒指里,而他的戒指又寄生在他的中指上,田麻子和他戒指同为一体,目前我和田麻子及他中指上的戒指,我们缺一不可生存!”

  敖宝说完松下了抓我手电筒的双手。

  我没有太听明白,想起爷爷给我说过人有三魂七魄,鬼有一路豪光,敖宝说的他和田麻子及戒指的关系,听起来像是人的三魂一样。

  这个敖宝到底是个啥?

  我又仔细地打量着他一下,看不出来任何异样,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他从田麻子的戒指中跳出来,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他不是人。

  敖宝朝后退了几步,我看到床上的田麻子动弹了一下。

  “快走,他快醒了,你别让他看出来你想杀他,要不然他会灭了你的!目前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敖宝猛一推我,我像纸片一样飞出了门外,接着他快速消失在了田麻子的戒指中。

  屋里传来了田麻子的咳嗽声,我慌忙朝院中退去。

  回到院子里,根本找不到去后院的门,我只好跃上房顶,再次从房顶跳到后院,后院一片漆黑。

  “目前你根本不是田麻子的对手。”我心里一直在重复敖宝所说的话,刚敖宝用手一推我就飞了出去,看样子我是真的弱小至极,我马上收起我的狂妄,开始变得小心翼翼。

  我打开手电想确认一下方向,两只像狼狗一样的大鹅趴在门口一动不动,我算了一下时间,这时离我刚进来时个多小时了。

  田蓉说后院房子四小时一变位,那么现在的西方就是我刚进来的东方,我直接奔向西方。

  进房一看,果然没错,那两只母鸡还在睡觉,两只母鸡吃了金丝蚂蟥,就下了带有蚂蟥的蛋,这可是个罪魁祸首,必须要弄死它。

  我把手电关了放在一旁,伸手去抓鸡,鸡晚上没有视觉,轻易就被我逮在了手中。

  “小鸡崽子,是你下的鸡蛋害我吧?”

  我抓着鸡脖子,一只手抓着鸡头,咔咔拧了几十圈,鸡扑棱着翅膀,两腿蹬扒几下就没了动静。

  我以同样的方法弄死了另外一只鸡,看着两石槽的蚂蟥却是束手无措,只好作罢。

  先去找田蓉算账。

  我直奔先前田蓉换衣的房间,后院门口两只大鹅站起来看了我一眼,又怏怏地蹲了下去。

  田蓉的房间是北边第二间,也就是现在南方,我走过去推了两下门,推不动,我把窗户上的木条拿掉从窗台上钻了进去。

  进去打开手电筒一看,只见床上睡的不是田蓉而是田霞,她稍微有点蜷缩着侧睡在床上,睡得正香,不可想像,周老师会是死在她的手中,不知道为啥周老师却不让我给他报仇。

  “让你把我当猴耍,今晚让我也来耍一次猴。”我恨恨地自言自语。

  我打开手电筒,先用强光朝她脸上照了照,她没有醒,我拿起地上她脱掉的袜子系在了她的头发上,把她平摊在床上,并把她手脚摆弄成一个猴子形状,然后用她的裤衩子盖上她的脸,弄好这些才开心地退出了这个房间。

  我和她并没有大仇,只想戏弄她一下。

  没找到田蓉,心里有些失落。

  一定要去找到红姑,我得去找她拿解药救我姐姐。

  南方第间房是现在的北方,我去北方路过东方,看到田清权老婆的尸体还把头埋在洗脸盆里,我脊背有点发凉,她在家里死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人发现,看来她对这家庭也是无关紧要,没有人在乎她的存在。

  红姑房里也没有亮灯,我走近一推门,门就开了!

  “谁啊?”她反应迅速,娇声问。

  糟糕,她没有睡怎么办?。

  “我是你爹。”我捏着鼻子,学着田麻子的声音,其实我也不知道她给田麻子叫什么,没想到这一瞎蒙,还给蒙对了。

  “死鬼,这么晚你还来?”

  我不说话,故意用力跺着脚一步一步朝床边靠近,我想一招控制住她。

  走到床前感觉红姑两只手臂朝我抱来,我飞身上床,迅速用胳膊肘子压住了她的脖子,她觉察出来不对,忙用两腿踢我,反手朝我抓来。

  “别动,你给我老实点。”

  我压低声音冷冷地说,胳膊逐渐加劲,她有点吃不消,喉头咕噜乱响。

  “请问您是那路神仙?我们有何怨仇?英雄有话好好说,只要我能办到的事情,我一定照办。”

  我又一次见到人性的软弱,面临死亡,没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不怕。

  “给我解药。”我用命令的口吻说。

  她愣了一下,我知道她在寻找反抗的时机。

  “什么解药?”

  “装什么装?你用金丝蚂蟥害我,别说这事你不知道。”

  我气愤至极。

  “你先放了我,有话好好说,你看我在睡觉,身上怎么会有解药?”

  我一想也是,这样按着她也不是办法,手头稍微松了一点劲,她立马两手反扣我的头,身子笔直,就像鳄鱼一样来了一个死亡大翻滚,我被她从床上猛地甩了出去,“砰”的一声砸在墙边的五斗柜上。

  “就这点能耐还想制服老娘,你在做梦。”红姑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  我爬起来摸索着找到手电筒打开,屋里顿时亮了起来。

  “思域,怎么是你?”红姑看到我,有几分意外。

  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给我身上下蚂蟥?”我看准时机,再一次向她飞扑而去,我的速度已经很快了,没想到她比我更快,她早已闪到床边的另一角。

  红姑功夫高强,眼看硬来是机会不大了,我脑海中飞速运转,思量着该怎么去制服她。

  五雷掌?不行,爷爷说过五雷掌只能对付阴间妖魔鬼怪。我突然想到地老鼠,立即从腋窝里拿出老鼠,老鼠迅速窜向她。

  “哎呀!妈呀!快救我啊!”

  红姑一见老鼠就投降了,她双手抱头,蹲在地上大喊。

  原来她那么歹毒的妇人,也有她的软肋。

  “救命可以,给我解药,你抬起头,老鼠有啥可怕的,要多少我有多少。”

  我得意地笑。

  她不敢抬头,蹲在那里瑟瑟发抖。

  我心想,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制服她,我从腋窝里继续拿出老鼠,大批的老鼠团团围住了她。

  “思域求你放过我吧,我给你解药。”红姑彻底被老鼠征服了,她不停地求饶。

  “好,我先放过你,你给我解药,别再耍什么花招。”

  我收回老鼠,红姑还瘫坐着全身筛糠一样,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站起来,走到床头柜旁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递给我。

  “成年金丝蚂蟥没有解药,解药只能杀死一月之内的蚂蟥幼籽。”红姑小心翼翼地说,生怕我又放出老鼠来。

  见她不像在撒谎,我听后差点晕倒,我接过盒子机械性地朝外面走去,我知道我体内已经全是成年蚂蟥。

  翻过田府的院墙,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朝学校走去,走到学校时再也坚持不住,一头栽在学校门口。

  <b>

  </b>

  &bp;

  &bp;&bp;&bp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坑里的秘密,天坑里的秘密最新章节,天坑里的秘密 新爱看书吧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