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坑里的秘密 第二十五章 必须火葬

小说:天坑里的秘密 作者:胡思域 更新时间:2020-06-14 01:28:09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引我去地宫去的黑影没有头皮,头腔里有好多飞尨,两只眼睁着,眼珠凹陷在眼窝里面,两眼眯成一条线,一脸的皱纹,嘴角微微上翘,看起来是在微笑。

  这时天虽然快要黑了,光线还能分辨事物,我看得清切,黑影分明就是被金丝蚂蟥吃空了五脏六腑的卢主任,她尸体明明躺在棺材里,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?

  我挥挥手去摸了摸,眼前的人影只是一个影子,并没有什么实质物体存在。

  爷爷说人有三魂七魄,鬼有一路豪光,黑影一定就是卢主任的灵魂,我推开她头盖骨时冒出来的那一股黑烟,卢主任的怨气太重,敖宝怕她灵魂散尽,出手聚集了她的七魄,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卢主任的灵魂领着我去地宫找到了九火铜菩萨,并借用地宫里的机关杀死了红姑,周老师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,人的生死早有注定,谁该死在谁的手中自有因果定数,看来果然不假。

  红姑说把田蓉许配给我了,我算不算也是有家室的人了?对了,自从上次田蓉帮我扔掉带有蚂蟥的死鸡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,她会去了什么地方?红姑的遗言我是不是真的要去兑现,她要是知道她的妈妈已经离死了,她会不会无法承受这种打击,我还这么小,她爷爷是我的仇人,她并不知道她不是田家亲生的,我该怎么去面对她?

  我脑袋想得昏昏沉沉。

  要是我爸爸妈妈在我身边多好啊!此刻我又想起来了我的爸爸,爸爸也有灵魂,我见过他的灵魂,为啥我的爸爸不来帮我?后来又想起敖宝,敖宝让我得到了九火铜菩萨,他图的是什么?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帮我?敖宝又是个什么来头?他是为啥被困在了田麻子的戒指中?他说找到九火铜菩萨就有机会救我爸爸妈妈,我爸爸早已经死了,还救什么?妈妈跳进了天坑,估计也是早已离开了人世,九火铜菩萨人人都想拥有,除了能卖成钱以外它究竟还有何用途?

  想着想着,我用手拿出腰间的九火铜菩萨仔细地看了看,这个拳头大的佛像除了极像黄金以外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不过铸造的确实惟妙惟肖,仿佛是个真人一样,我认不清他是那尊菩萨,拿在手中翻来倒去地看了一阵,佛像盘膝而坐,肚皮露在外面,肚鸡眼处有点特别,肚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肚鸡眼锁在肚中一样。

  看了一阵,依然看不出什么眉目,卢主任的灵魂一直在我前面没走开,我叹了一口气,收起九火铜菩萨朝山下走去。

  我很快回到了田家大院,走在我前面的卢主任飘进院内直接进了巨大的金丝楠木棺材里面,我不明白卢主任的灵魂为啥要等我一起回来?周老师说人鬼不能相言,看来卢主任是想告诉我什么事情,却又无法沟通。

  我一身血水加上身上熏人的干尸味道,路人都投来厌恶的眼光,惹得很多人嫌弃,走到田家大院门口时我想进去,很多人一看到我就捏着鼻子,我受不了这种歧视,转念一想还是先回学校去换一身衣服。

  田家大院里面有人在吵架,双方争吵得非常激烈,我没进去看直接回到了学校,学校院门大开着,姐姐的房门没有关,她好像回来过又仓促离开,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我没多想,进自己小屋换了一身衣服,本想把九火铜菩萨藏枕头下,枕头下还有一把三角尖刀和周老师的那两张鬼画桃符,我迷信,害怕三角尖刀冲撞了菩萨,于是又把菩萨揣在身上,一路小跑奔向田家大院。

  我跑到村委会时,迎面碰见了慌慌张张的谭玲,她正匆匆朝学校跑,黑暗的路边都是田家挂的灯笼,她低头跑着,一头撞在我的怀中,一看是就大发牢骚,“思域,你跑哪里去了?我到处找不到你,你想急死我啊?能不能长点心,去哪里给我吱个声不行吗?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?再要找不到你,我就回学校把你住的小屋一把火烧掉。”

  我用手扶着她的肩,不知是为什么,一见到她我就哽咽了,一时说不出话来,刚死里逃生活了下来,还能见到她,心中只是感慨万千,这个世界上除了姐姐,也许只有她会在乎我的存在。

  谭玲扎着一个小马尾,看来是她自己扎的,有些歪,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,圆圆的脸蛋上挂着汗珠,她看我没事,发过牢骚后就开心地笑了,笑得好灿烂,谭玲脸上有一对漂亮的酒窝,笑起来迷人,特别招人喜欢,她身穿休闲装,白色运动鞋,这一身很久没换过了,却不是很脏,她爱干净,衣物上稍微有点污渍,她都会细心的一点一点去擦。

  我站在她面前呆呆地看着她。

  “思域你傻了啊?究竟发生什么事情?你知不知道?找不到你我有多担心!”

  我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,她突然觉得有点害羞,说到担心时语气轻了很多,红着脸低下了头。

  “没事,我很好啦,你看我,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?就我这个熊样,送给阎王爷做小鬼,阎王爷也不要,嫌我是个累赘。”

  我拍拍胸脯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她没有继续说话,低着头半响没抬起头来,我看着她的眼睛,只见她两眼通红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我心里大慌。

  “玲儿,你怎么啦?那里不舒服吗?”我焦急地问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叫她玲儿,心里一担心,随口就叫了出来。

  “嘻嘻,思域,你叫了我玲儿呢,真好,我感觉你叫我玲儿好亲切,就像妈妈叫我一样。”

  她抬起头又笑了起来,脸上的酒窝加了红晕,更添几分可爱!这丫头的情绪变化真快。

  “那我就当你妈妈好了,以后永远叫你玲儿。”我认真地说。

  “思域,我好想妈妈。”她笑着笑着又低下了头。

  她妈嫌她爸爸没有本事,生下她只有几个月就跟别的男人跑了,她爸爸长年在外面打工,只好把她寄养在她舅舅家,寄人檐下看人脸色的生活让她从小多愁善感,我刚说阎王嫌我是个累赘,这累赘二字无意中勾起了她的伤痛。

  “玲儿,想妈妈的时候,就闭上眼睛遐想一下,这样会好受一些。”我安慰着她,其实我何尝不是也很想念妈妈!

  “算了,不去想啦,我们去田家吧,那里好热闹,思域,你刚不在时田家来了一个和尚,自称是卢主任的弟弟,他来的时候田家正在烧艮纸,七个孝子带着家属跪了一大片,这和尚一进屋,田勇就叫舅舅,和尚并不领情说,黑着脸说,施主别攀亲,什么舅舅?娘亲娘亲,死了娘就断了亲,你们娘死了,还要我这舅舅干啥?你们对自己的娘是否真尽了孝,自己好好想想吧!接着用手一压,所有跪在地下的人都趴在了地上,谁也爬不起来,有人嘴中喊舅舅求饶!和尚却是无动于衷,说这是对他们这些不孝子孙应有的惩罚。”

  谭玲从低落的情绪走出来,兴高采烈地给我讲起来她刚看到的事情,她除了关心我,别的事情她真不上心,只当是在看热闹。

  “田麻子他们吃过饭后在卧室里陪那些贵客在打麻将,听到院里有人闹事,一行人骂骂咧咧走了出来,田清权看到和尚就说,清凉,你姐的死与孩子们无关,你就放过他们吧,我落下这张老脸向你赔个不是,你有啥要求?想干啥就干啥?这样和尚听后才抬手让跪下的孝子们一个一个爬起来。”

  “听别人议论说和尚是陆主任的亲弟弟,叫清凉法师。”谭玲顿了顿又说。

  “就在这时候向老师的妈妈突然不停地怪叫起来,“挤死我啦”,没多一会儿就七孔流血,倒地不起,院子里顿时大乱起来,带警卫的人说快送医院,他们同来的一群人,警卫和警察一起抬着向老师的妈妈去了县城,向老师也跟着去了县城,估计是去大医院里抢救。”

  我听得惊奇,红姑死时的症状怎么会出现在向老师妈妈的身上?想到这里,更觉得好奇,拉着谭玲快步向田家大院跑去。

  田家大院里有人还在不停地吵闹着,“孩子妈我要土葬,亡人灵魂不散,最好入土为安,你有什么理由来阻挡?”

  没进院门,就听出来这是田麻子的声音,像是在质问谁。

  “不行,我们族的传统必须要火葬,别的事情可以考虑,唯独只有这件事没有半点商量。”紧接着有人反驳。

  我走进大院,一眼看到院子里有个和尚正在指手画脚。

  “舅舅,求你让我妈土葬吧,她受苦一辈子死了还要受火刑,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于心不忍啊。”七个孝子中田露在向和尚求情,他们七姊妹中,只有田露喜欢说话,田露长的端庄优雅,标准的一位小家碧玉,不管和谁说话,都能让人产生让她三分的愿望。

  “别浪费时间,我决定的事情,谁都无法改变,我和你爸爸商量事情,还轮不到你这晚辈来讨价还价。”和尚却并不吃这一套,语气坚决。

  空气犹如凝固了一般。

  “你算什么?我说土葬就土葬!你我亲戚几十年,从没有过任何来往,今天你有什么资格来干涉我田家的私事?”田清权像只斗鸡公一样嗷嗷直叫。

  “好心找你商量,既然你不识抬举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,咱们就用拳头来决定结局,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今天见了棺材还嘴硬。”

  和尚说话冰冷无情,旁边棺材里好像死的不是他的亲姐姐一样,说话间站在卢主任棺材边的和尚突然出手,挥拳砸向站在墙角边的田清权,这一拳势如惊雷快如闪电。

  田家七姊妹站起身来朝墙边退去,田麻子没有躲闪,下蹲,吸气,双手直接抓向这惊天动地的一拳,拳是被抓住了,但后果非常狼狈,只震得他连吐两口鲜血。

  和尚右手成拳左手成爪,就像鹰鸠抓小鸡一样,还没等田清权反应过来,左手这一抓已牢牢抓在田清权头上,田麻子没有机会抵抗,头上承受的压力让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  “说话,土葬还是火葬?”和尚乘势而上,厉声问道。

  “火葬,火葬。”田麻子的头像小鸡啄食一样。

  &bp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坑里的秘密,天坑里的秘密最新章节,天坑里的秘密 新爱看书吧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