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坑里的秘密 第三十四章 梦会爸爸

小说:天坑里的秘密 作者:胡思域 更新时间:2020-08-01 22:34:31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,空气渐渐稀薄,我头疼欲裂,扭头想去看看谭玲,什么也看不见,她身上缠着什么东西,坠落时发出刷刷的声音。

  我心中运行卦,利用夺命锁的能量,把劲全部运在腰部,凌空翻了一个跟头,本是倒栽葱的姿势变成了下跳之势,谭玲又坠落在我前面,我弯腰把她提了起来。

  黑暗中摸到她身上缠绕着一截绳子,我立刻辨认了出来是鸿绳,九泥和尚本来是用鸿绳拉我上去的,田霞突然对我出手,谭玲忙着救我,慌乱中落入天坑时,鸿绳缠在谭玲身上被跟着带了下来,我顾不得去解它,连同鸿绳一起把谭玲紧紧搂在怀里。

  谭玲抱着我的腰,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。

  “玲儿,闭上眼睛!等一会儿我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。”我柔声对谭玲说。

  “好!思域。”谭玲回答的非常干脆,显得异常平静。

  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,心都跳得特别激烈,其实我们都很害怕死亡,可是除了接受现实,我们别无选择。

  “玲儿,对不起!是我害了你。”我绝望地对谭玲说,这次只怕再也没有活下去的机会。

  “思域,快别这么说,我们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,是我没用,我没能救着你,反而连累了你,你要不是为了救我,也许你能逃出去,要怪只怪老天,我们命该如此,这是天意,注定我俩不能长大成人,注定我俩要死在一起。”

  谭玲有些自责,她一句话说了两个注定,流露出了她对我深深的情谊。

  天坑四周已经没有任何光线,巨大的惯性加快了坠落的速度,我只觉得两耳呼呼生风,不管碰到任何硬物,我们随时都会粉身碎骨。

  “思域,能和你死在一起,我已经很知足了,我很开心,如果有下辈子,下辈子我还愿意这么陪你。”

  谭玲始终在紧紧搂着我的腰,氧气的稀薄让人极度难受,天坑里阴风冲击着她的嘴,她的声音有点模糊。

  “傻丫头!”

  我心觉得一阵绞疼。

  人活着来世间一趟,最珍贵莫过于一个情字,不管是亲情,友情,还是爱情,能有人愿意与你同生共死,这种温暖早已超越了生命,此刻所有的语言都成了多余。

  我不再说话,用劲箍着谭玲,很快就要死了,我闭上眼,痛苦地享受着生命中最后的时间。

  “砰!”

  正在我安心等死之时,一声闷响,我和谭玲一起砸在了一只飞翔的怪物后背上面,只砸得它巨吼一声。

  怪物经不住高空坠物的力道,身体被砸得陡然下沉,几分钟后,它稳住身形,又猛朝上飞。

  我临危不乱,忙把谭玲压在怪物后背上,然后死死抓住怪物的皮,怪物没有肉感,抓手中像没撑开的帐篷。黑暗中看不见它的样子,但能感觉出它的凶猛。

  怪物觉察到了它后背有东西附着,顿时气急败坏,它在天坑里不停地翻滚,掀起来一股股狂风,口中发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嚎声,一对翅膀不停地煽动,企图把我们从它后背摔落下去。

  我晕头转向,脑中却很清醒,抓住它,只有抓住它我们才有活下来的机会。

  怪物给了我求生的希望,我抠住它的皮,把谭玲压在怪物的后背上,任它怎么折腾,死活不肯松手。

  怪物又惊又怒,它异常聪明,见甩不掉我们,一头撞向天坑边,然后猛然刹住。

  我再也抓不住它,巨大的惯性把我和谭玲同时摔了下去。

  这是一块平地,我被砸在石壁旁的软草上,谭玲不知摔向了何处,怪鸟摔下我们后慌忙飞走,嘴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在打吹乐鼓。

  我恍然大悟,原来天坑里千百年来的怪声竟是它在作祟。

  “玲儿,你在哪儿?”

  我来不及去仔细思考怪鸟,忙着去找谭玲,此时看不见任何方位,我摸索着紧走了几步,却一头撞在了石壁上,头上被田猛用钢筋打过的伤口又碰出了血。

  嗡嗡声陡然响起,有个亮光很快出现在我眼前,亮光形成一道光圈,寒光闪闪,能照好几步远的距离,在漆黑的空间里显得格外耀眼。

  鱼肠剑!是鱼肠剑!我狂喜不已。

  鱼肠剑真是一件稀世宝贝,怪不得九泥和尚和田麻子都对它垂涎,它确实通灵,刚掉进天坑不知去向,这时我头一出血,它顺着血味又找到了我,我忙对它伸手,鱼肠剑翻了一个跟头,温顺地落在了我手中。

  有了光线,顿觉生机无限。

  我晃动着鱼肠剑向四周探望,平地只有几平方,是天坑中绝壁上的一块平地,地上有类似青苔的植被,毛茸茸的一层,谭玲正侧躺在平地边缘,她半挂着,随时都有再次掉进深渊的危险,缠在她身上的鸿绳在平地上,拖着有几米的距离。

  “玲儿,千万别动身体!”

  我怕谭玲移动,大喊着紧跑几步,抓起地上的鸿绳,一点一点把她拖到了平地中间。

  “破思域,臭思域!”

  谭玲兴高采烈地爬起来,她顾不得随时坠落的危险,一头扑进我的怀中。我站立不住,两人一起倒在了植被上。

  “我们没死,我们活下来了!”谭玲欣喜若狂,双手使劲地晃动着我,她激动得语无伦次,晃着晃着,她看到我头上的伤和脸上血,接着又哭了,用手不停地抚摸着我的额头。

  她的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我觉得一阵眩晕,疲惫不堪身体再也支撑不住,闭上了眼睛倒了下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“思域,快醒醒!爸爸来看你了。”

  我刚闭上眼就看到了爸爸,他嘴里喊着我的名字,正不停地摇晃着我。

  爸爸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,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不开心的事情,他笑眯眯的样子和蔼可亲,让人感觉特别亲切。

  爸爸摇了我几下,看到了我胳膊上的见血封喉针忙停了下来,接着快速拔掉了一根。我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,继而变得麻木,四肢无力。

  见血封喉针以前只是耳闻,周老师死的时候额头上有个小孔,当时我怀疑是被见血封喉针所杀,但并不敢完全肯定,这时参考爸爸给我拔针留下来的小孔,看来周老师确实是死于田家的见血封喉针。

  见血封喉针自带一股杀气,我虽然知道它是至毒之物,看罢还是心头一紧,见血封喉针并不像传说中的绣花针,倒是和缝衣针相似,不同的是针身蓝光莹莹,一直冒着氤氲之气。

  爸爸给我拔掉了一根,我手臂上还一些,穿过皮肉,正一根根立着。

  “真是可恶,竟然对我儿子下此毒手,思域,你忍着疼,我把它全拔出来!”爸爸心疼不已,他咬着牙恨恨地说。

  见血封喉针一拔完,我马上活动自如,我悲喜交加,日夜思念的爸爸就在眼前,只想对他倾诉思念之苦,千言万语,一时竟然无从开口,我双膝给爸爸跪了下来。

  “爸!您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?您可知道?我好想念您和妈妈,你们都去了哪里?”

  看到爸爸,这些日子受的苦楚全部涌上心头,我心一酸,跪在爸爸面前,泪水长流。

  “思域!快起来,别哭!别哭!”爸爸显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“孩子,爸爸也想你,可是爸爸出不去!爸爸对不起你,爸爸真的无能为力,我头七去看过你,可连话都不能和你说。”爸爸显得有些伤感,眼中露出了悲伤,我第一次见爸爸失去了笑容。

  “您为啥不能和我说话?”我不解地看着爸爸。

  “爸爸已经死了,我们已是阴阳相隔,鬼魂脱离肉体后就剩一缕青烟,虚无缥缈,什么事都不能做,魂魄刚脱离肉体时是散状型,七天一聚集,等七七四十九天后,鬼魂才能成型,然后才有表达能力,而且也只能托梦,阴阳的语言无法相通,自古人鬼殊途,纵然相见也是无法交流,这就叫做人鬼相见不相言。”

  人鬼相见不相言?

  爸爸的话让我陡然想起周老师用鬼文写给我的信,看来他们所说的是同一个意思,我见到周老师的时候,他也是刚死不久,还没超过四十九天。

  “孩子,你在想啥?”

  爸爸见我分神,笑着问我,说着双手把我抱起来,放在了他的腿上,接着摸了摸我后背。

  “咦?你造化真是不浅,竟然把夺命锁修炼成型了,我拥有夺命锁多年,一直都只是一个概念,锁一到你的身上,不光是锁已成型,而且还这么快被激活了起来。”

  爸爸说得我摸不着头脑,我望着他不知该做何回答。

  他对夺命锁好像非常关心,我见他这样,干脆接过话题,从端公爷爷帮我练锁,一直讲到九泥和尚无意激活夺命锁的所有经历。

  爸爸听着听着,只听得他手舞足蹈,喜笑颜开,我差点从他腿上掉了下去,爸爸自觉有点失态,镇定了一下,又回到了他笑眯眯的表情。

  我有太多的问题要问爸爸,周老师信里面说妈妈还没有死,我得先问爸爸这个问题,当下我最关心的是我妈妈。

  “爸爸,妈妈也跳进这个天坑里面来了,听周老师说她可能还活着?您知不知道她在哪里?”我讲完夺命锁的事,忙向爸爸打听妈妈的下落,没来得及提田麻子去我家抢族谱的事。

  “思域,你妈妈没事,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,天坑里面四通达,大地内部按卦方位区分,一共有阴阳4个王国,有很多国家我都没有去过,我先把夺命锁的事给你说清楚,再来一点一点回答别的问题。”

  爸爸对妈妈跳天坑的事情好像并不关心,说着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好吧!那您说,我听。”

 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,夺命锁也许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,周老师给我说过夺命锁是胡家祖传下来的宝贝,只是具体是干啥用的,他也说不清楚。

  “思域,你别生气,我知道你特别想打听你妈妈的下落,但我确实不清楚她的去向?你现在是在做梦,梦醒以后就见不到我了,所以我必须要抓紧时间,拣重要的事先告诉你。”

  爸爸看出来我的失落,慌忙给我解释。

  我豁然开朗,突然明白了爸爸的一片苦心,是梦总有醒的时候,他是怕耽误我的时间,所以只说重点。

  “我没有生气,爸爸您就先告诉我夺命锁的事吧,夺命锁是干什么用的?是个什么由来?为什么叫夺命锁?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”

  我仰头看着笑眯眯的爸爸,一口气问了一堆关于夺命锁的问题。

  &bp;&bp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坑里的秘密,天坑里的秘密最新章节,天坑里的秘密 新爱看书吧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