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商和大苍所谓的立国,退下人王位,归根结底都是气运的争夺,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。”

  大殿中,巧儿紫衫,青丝上步摇晃动,神色郑重的说道:“至于长生教分殿在我族作乱的事情,发现一个剿灭一个,这些都是小疾,我觉得更应该注意气运变化的问题。”

  “来人,将大荒全舆图拿上来。”

  这一刻,夏乾元开口吩咐,接着有侍从送上来一副新的大荒地图,地图上标注了如今大荒新的形势。

  “各位族老请看,这幅地图上的局势,北方巫命以黄色标注,大殷以赤红标注,商国、苍国以青色标注,南部妖族以黑色标注,咱们边荒以紫色标注。

  能够挑动气运相争的实力,就是地图上这几家势力。”

  夏乾元继续开口说道:“巫命背后疑似后土宫,一个很神秘古老的势力。

  商国和苍国背后是长生教,咱们背后天命人虎视眈眈。

  大殷王庭背后站着谁,或者说大殷王庭拥有足够的实力,可以抗衡来自四方的威压,咱们也不清楚。

  四万年来大荒一直都很沉寂,眼下却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挑动这根本不可能。

  而在背后挑动这一切的人,目的不外乎收割气运,至于为何还不动手,唯一的可能就是气运还没有升腾到极致,没达到背后收割人的预期。

  所以说,眼下咱们最重要的是抗衡天命人。”

  提到天命人,大殿中众人一阵沉默,人的名树的影,能够在漫长岁月以来遗留下名号的存在,足以说明了其恐怖。

  没有人知道天命人的实力究竟有多的强大。

  依如那个死了很多次,却又活过来的长生教主一样,都是属不死蟑螂的。

  一众大夏高层,商讨了很长时间,并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,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按部就班的休养生息,恢复族群气运。

  边荒西域,万石城。

  这是一座小城,人口不足六万,城外灵田阡陌纵横,依托城池外有着大片的房舍建立,清晨金乌刚刚升起,城池内外逐渐喧闹起来,袅袅炊烟升腾。

  很快有人扛着锄头,或者推着巫术犁耙走出家门。

  “快看,紫气又来了。”

  一声惊呼引起了众人的瞩目,诸多人纷纷抬头朝着天穹望去,就看到东方朝霞弥漫之间,一道璀璨紫气横贯长空.

  紫气东来,必然有神异。

  这点连最普通的人都知道。

  与此同时,万石城内城主府、游徼府、潜龙殿、巫医院,一个个沉寂在各部殿正堂玉盒中的印玺颤动,闪烁着盈光。

  万石城主林望山,匆忙来到正堂,看着主案上盛放城主印玺的玉盒缭绕着紫光,发出低沉的嗡鸣。

  驻守在正堂外的衙役,对此眼中也有些惊奇,不过却也是见怪不怪了。

  紫气东来,印玺迎合,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了,自五年前起的某一天,突然天将紫气横空,紧随着万石城就出现了这等异象。

  五年来,万石城流传着将要出大天骄的传闻,可惜异象一次次的显化,小天才出了不少,但距离真正的大天骄还差的远了。

  为此,还惊动了上等城池派出人手前来查探,可惜一来二去什么也没有发现,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,等待着最后的结果。

  嗡!

  这一刻,林望山就看到桌案上的印玺,一下子撞开了玉盒,爆发出了一道璀璨的紫光,冲开大殿顶穹,直入天穹之上。

  与此同时,万石城中,凡是代表着大夏族庭司职府殿的印玺,皆是爆闪出了紫光,化为一道道紫光天柱直冲云霄。

  万石城内外,所有人都看到了城中几个方向冲霄的紫气光柱,加上东方漂浮来的紫气,化为一方华贵的华盖浮空。

  祥瑞啊。

  这是祥瑞。

  有年老的身影,抚着胡须,颤颤巍巍的身子,在嘶哑的呢喃着。

  城主府中,林望山不顾其他朝府中赶来的司职武者,朝着偏殿中冲去,偏殿中有一座传讯巫阵台,可以直接沟通到万石城所在的西湖道镇疆所在。

  ……

  凤凰城天炉山下一座很不起眼的石殿中,巧儿从外而来匆匆走进了石殿中。

  石殿很小,在天炉山周围的巨大灵木遮掩下,很容易被人忽视。

  石殿中显得很晦暗,没有窗户,殿内还是点燃的兽火灯,巧儿进入殿中,殿内中央是一座石台,石台上盘坐着一道苍老的身影。

  苍老身影血肉还有着灵机,而此刻灵机在消散,这正是老神侯的转世之后遗留下来的身体。

  武者转世是一个很繁琐的事情,对于有条件的大族来说,族中族老转世的时候,要尽可能的保证转世之人的肉身完好。

  除非是万不得已,身受重创不得不在危机之下转世的人外,遗留肉身在外若是被对手得到了,很容易埋下危机。

  老神侯的身体灵机开始消散,这代表着他转世后的新生已经归来,在巧儿的眼中,老神侯身体上浮盈着一道虚幻微薄的线条。

  人的命运线在降生的时候就存在了,每一个人的命运线都是独一无二的,就算是轮回转世归来,新生也需要在凋亡中降临。

  此刻老神侯这具身体正在凋零,命运线在朝着虚无中飘去,散成了无数道更加细微的线条,就好似挥发了一样,消失在了扭曲的虚无中。

  倒不是说武者转世一旦肉身丢失就彻底完了,命运玄妙,除非是有人刻意去下手,否则的话就算是肉身在转世的时候毁了,命运线依旧会在天地间停留一些时间,等待转世归来后重新融合。

  当然对于转世的武者来说,这种停留也会存在变数,不如将肉身保护在族中,这样将一些的变数都从根子上掐断。

  短短熟悉时间,老神侯的肉身灵机散尽,接着肉体上燃起一朵虚幻的火焰,将血肉燃烧干净,没有留下一丝尘埃。

  看到这一幕巧儿微微放下心来,燃烧干净代表着前世的轨迹磨灭,新的生机再次萌发,若是燃烧之后有灰烬,这代表着转世出现了问题。

  嗡!

  随之,巧儿双手打出法印,玉指勾勒出一道符文,化为一只紫色的鸾鸟,发出啼鸣朝着老神侯命运线消失的地方钻去。

  而后,她眉心处的巫印流溢出淡淡的紫光,数息后,巧儿再次睁开眼。

  “西域。”

  很快,她的身影消失在了石殿中,来到了礼部大殿。

  “最近一段时间,族庭疆土西域可有什么异象出现。”

  礼部祭酒左丘蕟乃是巧儿一手戴起来的,祭祀一块又是巧儿一手建立起来的,命令在这里自然是畅通无阻。

  很快,左丘蕟在查阅了记载后,来到了巧儿身边,道:“西域西湖道万石城五年前开始就有紫气东来神像。

  一天前再万石城再次将消息传递给西湖道镇疆府,紫气东来三万里,整个西湖道都受到了紫气笼罩,道域内大小城池,我族庭印玺尽数受到引动,爆发紫气神柱冲霄。

  西湖道已经将此事上报族庭,族庭整派遣人手前去查探。”

  听着左丘蕟的描述,巧儿眼中闪烁着盈光。

  是了,老神侯归来了。

  紫气东来三万里,气运如此恢弘,也只有拯救了无数族裔的人才能得到展现出这样的异象。

  “行了,你忙你的吧。”

  很快,凤凰城中传送阵亮起,两道身影消失在城中。

  万石城。

  三天以来,对于万石城生活的人来说,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紫气浮盈三天三夜不曾消散。

  不仅如此,这些紫气还在缓缓的落下来,化为点点光雨,城中一些上了年纪、身患疾病久治不愈,身子有孕的人,洒落的光雨落到身上后,整个身子都感觉暖洋洋的。

  一些修巫者修武者,也感觉自己精神和血气都饱满了很多。

  不少人惊呼这乃是天降神异,恩泽大地。

  城池的东南角一座普通的石院中,房舍内一个青年模样的武者满头大汗,眉头紧蹙,时而变得狰狞,时而舒缓下来,神色不断的变幻着。

  他躺在石床上,沉睡中似乎在做着什么噩梦。

  一缕缕紫光缭绕在身间,紫光是有无数的紫色小光点组成的,这些小光点每一个里面都显化着一道身影。

  这些身影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武者有妇孺,如同缩进了微观世界一样,组成了紫色的光晕,环绕在青年周身之外。

  朦胧中,他好像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场景中。

  他梦到自己走进了一个深邃无比的通道中,走啊走啊,走了不知道多久跨过了一座记不起来样子的桥,接着就陷入了一条浑浊泥黄色的河流中。

  河流中有很多恐怖的恶兽,有尸骨,有冤魂,有恶鬼,他看到有和他一样的陷入河中的人,紧随着就被河中的冤魂恶鬼给分尸了。

  庆幸的是他还好,脚下有一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木板,木板只有两尺,刚好可以栖身。

  “大家加把劲啊,用力推。”

  “老神侯,我们助你渡河。”

  “我们推你过去。”

  朦胧中,浑浊的河水中泛起了浪花,数不清的冤魂恶鬼朝着他扑了过来,然而脚下的两尺木板被一群朦胧看不清楚面容的人推着前行。

  这些朦胧的身影嘴里喊着他有些陌生,却又有些熟悉的话。

  “我们来挡住恶鬼。”

  “后生们你们使劲啊。”

  混乱中,有年老的身影朝着后面扑过来的恶鬼扑去,和恶鬼在水中搏斗,直到被恶鬼分食。

  这种景象没有吓倒推着木板的虚影,他们前赴后继,奋力的用身子挡住扑向他自己的恶鬼,在被恶鬼撕碎的时候还面露微笑。

  没错,他不会看错,纵然面色朦胧,但依旧可以看清楚那些人在咧开嘴笑。

  “不要,快走,快走,不要管我。”

  青年在木板上摆手,想要冲下去,双腿却被几个小娃娃死死地抱住,让人无法走下木板。

  “老神侯施恩于我等,我等奋不顾身当渡你出黄泉苦海。”

  “快点,前边快要到尽头了,咱们快点。”

  木板荡开浑浊的大水,朝前穿梭着,在浑浊泉水的尽头,是一个扭曲如旋涡一般的白皙光幕,流溢着惨白的光芒。

  “神侯神侯我叫哇哇,呐~”

  眼看就要冲出黄泉水的时候,抱着青年腿的一个娃娃,抬头伸出了一只手,甜甜的说道:“这是在黄泉底下摸出来的,哇哇送给神侯。”

  同一时间,木板撞开了惨白的光幕,他只感觉自己头晕目眩,好似掉进了无尽深渊一般。

  “不!”

  呼~

  石屋中,青年猛地转醒,大口的喘着粗细,身上汗意潺潺。

  “神侯~”

  “神侯是谁?”

  “我是神侯?”

  “我在哪,天侯山,不是我是万石城……”

  许久之后,青年眼中散开的眸光逐渐汇聚,再次变得有神起来。

  “我是天侯山神侯。”

  摊开手掌,一枚玄黄色珠子出现在手,顿时他愣住了。

  “神侯神侯我叫哇哇,呐~。”

  “这是在黄泉底下摸出来的,哇哇送给神侯。”

  “黄泉路。”

  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珠子,流溢着一股诡异的气息,还散发着一丝凉意。

  青年……

  不,应该说是老神侯,喃喃道。

  “转世归来了。”

  ……

  小院外。

  巧儿俏然而立,在她身后是太医令木樵,静静的等待着。

  咔嚓~

  终于房门打开,一袭粗布麻衣的青年走了出来,面容依稀有老神侯苍老的模样。

  “巧儿恭贺神侯归来。”

  看着走出来的声音,巧儿盈盈一礼,笑着说道。

  “尘归尘土归土,前世如尘埃,这次归来一切的福缘已经耗尽了,神侯这个称呼不合适了,老夫以后改回本名天青幕。”

  刚刚转世归来的老神侯,眼中流溢着复杂,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。

  “好,让木医令给您老检查检查身体,咱们回族庭准备准备,为您老恢复实力,相信用不了三五十年您老就可以恢复前世的实力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神侯点了点头,让木樵上来给自己检查,说是检查也不过是看看这具身体,在这些年没有觉醒的时候是否受过一些暗伤。

  作为大夏族庭第一位真正意义上转世归来的强者,神侯的归来意义很不同,他既是第一人,同样的转世归来的种种,也将是大夏族庭很宝贵的底蕴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是族长(万古最强部落),我真是族长(万古最强部落)最新章节,我真是族长(万古最强部落) 天籁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