始于超凡 第一百三十五章?世界尽头

小说:始于超凡 作者:白蘸糖 更新时间:2020-06-09 04:04:16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一堵左右没有边际,上下没有尽头的巨墙,挡在了路德的面前。

  上面密布着错综复杂的红色纹路,像是连在一起的细小血管。

  “这就是世界的秘密?这就是巫师之王,阿利盖利所说的笼子?”

  笼中鸟!

  高墙的囚徒!

  这些是阿利盖利曾经写在笔记里的话。

  “他看到过这堵墙?那位六阶巅峰的‘秘法大师’,来到过世界的尽头。”

  路德发出轻轻地叹息,自己费尽一切的努力,穿过灵界之海,强行拔升等阶,打开星界的大门。

  最后才成功抵达“彼端之岸”,走到世界的尽头。

  “不知道阿利盖利看到这堵墙会是什么感觉?彻底的疯狂,亦或者思维混乱?”

  路德沿着巨墙,向右走去。

  “天父死了。呵呵,他才是那个最早看清真相的人。”

  不知道走了多久、多远,路德看到了一道人影。

  头顶黑色圆环的暗金冠冕,身披血色长袍,俊美而柔和的完美面庞,有着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  “终于来了,路德-维希,北大陆的圣教宗冕下。”

  那人侧着身子,露出半边脸。

  俊美的面孔上浮现一丝笑意,淡淡的,像午后盛开的幽兰。

  “你是原罪教会的至高者,堕落圣子?还是那个心怀仁慈与悲悯的原初圣子?”

  有着相似穿着,头戴黄金冠冕,身披纯白长袍的路德问道。

  “为何还要纠结这个,路德-维希冕下。”

  俊美男子嘴角勾起,他缓缓说道:“我曾经也像你一样,身披教袍,沐浴荣光。凡我所过之处,人们匍匐跪倒,亲吻地面。”

  “我是天父的长子,祂在人间的化身,未来执掌神国的唯一人选。”

  “可克伦威尔家族的叛逆者,他们进行位面远征的时候,从一座无名的深海之城带回了‘种子’,灾难的种子!”

  “亿万年前便陷入沉思的旧日邪神,编织梦境的‘拉莱耶’,祂从星海投来了一瞥。”

  “哦,真是抱歉,你大概已经听过了这段故事。”

  “克伦威尔家族最后的遗孤,那个枯守在黑潮位面两千六百年的傻瓜,他把这些都告诉你了吧。”

  路德面无表情的点头,他想起汹涌黑潮,把那个坚持两千六百年,只想为家族赎罪的“傻瓜”吞没。

  那道背影,明明瘦弱得过分,却看上去格外高大。

  “那不是他的错。”

  路德平静地说道。

  “开启位面探索的人,不是他,也不是克伦威尔家族。”

  “先民杀死盘踞在深渊的不朽古龙,从中提炼出‘神性’,通过最初巫师葛兰尔德的炼金术,结合了‘人性’,最后炼成了纯粹的‘灵性’,三者合一,构成了超凡者的道路。”

  “七神诞生,祂们是‘神性’流入物质界的产物,本身便是知识的化身。”

  “祂们行走大地,传播知识,无数的勇者,无数的英雄,无数的超凡者踊跃而出,他们缔造了伟大的王国,也是第一个人类王国,古汉谟拉比。”

  “那是‘光辉纪元’的结束,也是‘七神纪元’的落幕。”

  “可到了‘黄金纪元’,七神高举飞升,回归星界——哦不,有一尊神留下了,祂是至高天父,万物万灵唯一的牧羊人。”

  “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,哪怕唯一真理会的大贤者,他们也无法理解。”

  “最为坚固、最为强大的‘神性’,居然会被最为复杂,最为弱小的‘人性’污染。”

  “七神降格,成为天父。”

  “祂建立了教派,收拢了信徒,在第四纪的泰拉王国,显现神迹,一朝建成了地上神国。”

  “神权的时代到来,人类统治大地,天空和海洋。人类杀死巨龙,驱逐精灵。”

  俊美男人微仰着头,眼中似是怀念。

  “那是‘黄金纪元’的到来,完全属于人类的时代!”

  路德抚摸着巨墙的血肉纹路,沉声道:“也就在那个时候,你们埋下了灾难的祸根。天父坐在黄金王座之上,注视着域外星空。”

  “实力空前膨胀的人类,开启了位面战争,一次次的探索在虚空留下清晰可见的痕迹,仿佛路标一般。”

  “当时的所有人,把一切都推给带回种子的克伦威尔家族,可却没有反思过自己的贪婪与傲慢。”

  “亚当,正是这样的傲慢,才让你受到‘拉莱耶’的感染,你在祂的梦境中疯狂、失控,最后亲手把自己领导的‘太阳骑士团’屠戮殆尽。”

  “自此,原初堕落,背负原罪。”

  听到这段往事,俊美男人自嘲笑道:“我也得到了惩罚,不是么?尊敬的路德-维希冕下。”

  祂转过身来,露出完整的面庞。

  血肉腐烂,蛆虫蠕动。

  空洞的眼眶里,有一条小蛇来回爬动。

  若是那一半脸,俊美如天人。

  另一边,说是狰狞恶鬼也不为过。

  “我失去了天父的宠爱,失去了太阳的荣光。我成为遭人唾弃的堕落之子,离开神国,走入虚空。”

  名为“亚当”的俊美男人笑道。

  祂的声音里,蕴含着太多的情绪。

  如同大海深处,卷动的暗流。

  “我以为八阶的圣灵,已经不会再被往事所牵绊。”

  路德挑了挑眉,头顶的黄金冠冕,闪出耀眼的光芒。

  “我的‘神性’大于‘人性’,可我只要还有‘人性’,依然会感受到喜怒哀乐。”

  亚当低声道。

  两人隔着一段距离,遥遥对视。

  接下来,便是沉默。

  在这世界的尽头,血肉巨墙之下。

  曾经的死敌,再次相逢。

  “我们之间没有别的结局,谁想成为救世主,就要杀死另外一个。”

  亚当呼出一口气,那暗金冠冕陡然发出嗡鸣。

  “从你降临的那一刻,我就注意到你了,路德-维希。”

  “你是‘万机之神’选中的救世主,至高天父钦定的唯一之人。”

  “可你已经失败两次了,上一次在南大陆,在安格鲁王国,你拔出石中剑,成为万众瞩目的伟大英雄,反抗突如其来的黄昏天灾。”

  “你死了,死在战场上,作为一位英明的君主,一位让人称颂的英雄,一位具备足够勇气和毅力的战士……死去。”

  “杀死你的,是‘太古时代的支配者’乌姆尔亚特。”

  亚当淡淡说道。

  “再上一次,是鲁吉亚共和国。”

  “你是来自贫苦家庭的穷人孩子,是为了祖国抛弃一切的爱国者,是让人尊敬的伟大领袖。”

  “比起之前,你这一回离成功要更近一点。”

  “只不过很遗憾,原本相信你的人民,原本信任你的战友,他们都背叛了你。”

  “因为,你的敌人是‘无以名状者’斯塔德拉。”

  路德默默地听着,曾经以为是玩家的经历,其实都是真切发生过的“历史”。

  他是安格鲁的天命之王,也是鲁吉亚的光明导师。

  那些残存的记忆,都沉淀在最深处。

  “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了,‘拉莱耶’,‘太古支配者’,‘无以名状者’,祂们遗留的骸骨漂流在巨墙之外。”

  亚当的长袍荡起,恶鬼般的面孔,那条小蛇挂在眼眶,直勾勾盯着路德。

  “旧日的邪神不会死去,祂们会从虚空再度流出,成为新的宇宙,新的支柱。”

  “远古七神,至高天父,祂们面对过三柱神之后,唯一的造物主,‘盲目痴愚之神’的阿瑟托斯。”

  “七神发狂,天父沉沦,那是末日的到来,命运的终焉。”

  “若非天父亲手打碎主位面,抹去虚空通道,以自己的肉身铸就这堵巨墙,把黄昏天灾隔绝在外,哪里还有之后的故事。”

  “你已经失败了两次,路德-维希。”

  “无论是成为英雄,带领人民开辟前路,还是成为导师,带领人民洒下希望的火种,你都失败了。”

  “这是最后一次‘回档’,要面对的是‘无形吹奏者’拉托普提,祂是唤醒‘盲目痴愚之神’阿瑟托斯的使者。”

  “我不能再把世界的命运,交由到你的手上。”

  亚当异常认真的说道。

  圣灵的气息,如同万丈巨浪不断拔升。

  这是在一切处于静止的“世界尽头”,所以没有造成恐怖的异象。

  若是换成物质界,灵界,或者灵界,恐怕会是地动山摇,万物崩坏的可怕场景。

  八阶的圣灵,已经把‘神性’,凝固成位格。

  只差一步,就能成为“原初者”,“唯一神”。

  “你想毁灭一切,把亿兆生灵献祭给旧日邪神,只保留一线重生的机会。”

  路德摇了摇头,纯白长袍无风自动,黄金冠冕萦绕雷光。

  祂也是八阶的圣灵。

  融合八大主序列,凝固“神性”,位格并不比沾染一丝“原初者”气息的亚当差上多少。

  “他们不该是筹码,也不该是羔羊,等待你我这样的赌徒,牧羊人去决定未来。”

  路德向前走去,明亮的光芒如一轮太阳,冉冉升起。

  所过之处,万物湮灭,复又重生。

  “我占据着最后一个主序列,‘信徒’。你只有杀死我,才能圆满,晋升九阶‘原初’。”

  亚当张开双手,滑腻的触手从左半边身体延伸而出,疯狂挥舞着。

  仅仅是看上一眼,理智便会丧失,彻底沦为狂信者。

  灰白的风暴,轰隆席卷,似要吞没万物。

  “来吧!给一切的一切,划上句号!”

  路德的身后,澎湃的光流向内收缩,形成如若实体的煌煌大日。

  两股至高、至大的强绝伟力,产生了碰撞。

  这不是单纯的能量冲击,而是权柄的争夺。

  世界的尽头,并没有时间的概念,一切都是静止。

  所以,也没有谁知道,究竟过了多久。

  纯白长袍荡起,那顶黄金冠冕倏然破裂,掉落在尘土。

  路德握住最后的主序列核心,将之塞入自己空洞的心脏。

  “亚当,看着吧,我来拯救这个世界。”

  他如此说道。

  “我曾经想过上平静的生活,你让马塞亚-沃格斯出现在我的身边。”

  “我没有想过要当什么救世主,哪怕在星界的神国废墟,在残破的启示录里,看到了我那两段失败的过去。”

  “什么安格鲁之王,什么鲁吉亚的导师,那都不是现在的我。”

  “可伊芙丽娜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好人,姬莉叶把我看作恪守原则,信守承诺的磊落之辈。”

  “教宗阁下把牧羊人的权杖,交到了我的手里,我的叔叔阿尔,他始终都觉得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。”

  “我住在乡下的父母,我在密斯卡托认识的同学,我在清道夫并肩作战的挚友……还有那些追随于我,把我奉为希望的人们。”

  “他们推动着我往前走,他们铸就了教宗路德-维希,首席路德-维希,守夜人路德-维希……他们铸就了现在的我。”

  “我要拯救这个世界,我要把它脱出黑暗的结局。”

  “亚当,我不能坐视你献祭一切。”

  “若是用灭世换来的重生,那对我毫无意义。”

  路德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原初之子,祂轻轻地伸出手,弯下腰,把那半边俊美的面庞露出来。

  咚!咚!咚!

  震动星空的鼓声,开始擂响。

  疯狂而错乱的乐声,撞击在天父化身的血肉巨墙上。

  流淌神性的星界动摇!

  灵性汹涌的灵界崩溃!

  最下一层的物质界,凡人生活之地,也开始浮现异象。

  如同黄昏余晖的光芒,勾勒出一道不可直视,不可揣测的虚幻形体。

  那是沉睡的“盲目痴愚之神”,阿瑟托斯。

  九大主序列圆满的路德,祂注视着即将崩塌的血肉巨墙,毫不迟疑地向前走去。

  炽热的光流在路德的周身卷动,黄昏已至,黑夜来临,无限的位面都将因为阿瑟托斯的苏醒,归于寂灭。

  “如若此后没有炬火,那我便是唯一的光。”

  血肉巨墙并未抵挡多久,那蕴含着毁灭与疯狂的吹奏乐声,令依附在主宇宙这颗大树的无穷位面,如同气泡般破碎。

  路德面不改色,成为“原初”,执掌九大权柄的祂,用肉身与精神作为薪材,让摇摇欲坠的初代火种,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纯洁光亮。

  “我会拯救你们。”

  路德回头看了一眼,视线穿过星界、灵界,直达最下一层的物质界。

  随后,祂步入虚空,直面沉睡的“盲目痴愚之神”阿瑟托斯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若干年后。

  威尔克顿的圣提恩大教堂。

  一群面容稚嫩,眼神纯真的孩子,正乖乖地坐在长椅上,听着故事。

  身着黑袍的年轻神父,望着栩栩如生的壁画,轻声道:“至高、至上的教宗冕下,就这样拯救了我们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一个女孩对仓促结尾的故事,感到很不满意。

  “路德-维希冕下,祂是怎么战胜凶恶的敌人?又是怎么把沉沦黑暗的世界,带回到光明之中?”

  年轻神父仰头看向玻璃花窗,外面折射的阳光,摔成斑驳的碎片。

  他收敛思绪,微笑道:“那是另外一段故事了,我们下次再说。”

  尽管孩子们的小脸布满失望,但无人吵闹。

  他们像是一群温顺的小鹿,跟在年轻神父的后面。

  沉重的铜门敞开,温暖的光线照射进来,洒在每个人的身上。

  “路德-维希,你做到了。”

  年轻神父握着胸口的十字架,抬头看向天穹。

  主宇宙已经被苏醒的阿瑟托斯拖入黑暗,然而预料之中的重启并未到来。

  不知道路德-维希究竟用什么样的办法,让那位“盲目痴愚之神”再次沉睡,反正这方世界得以保存下来。

  “唯一的光。”

  年轻神父眼中划过一丝担忧,随即又被温润所取代。

  “如果你撑不住,记得说一声,好歹我也是七阶,灵魂的神性也能烧上一会儿。”

  挂在天穹上的太阳,似是做出回应,温暖的光柱轻轻投下,笼罩着年轻神父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始于超凡,始于超凡最新章节,始于超凡 新爱看书吧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